传奇落幕,古典游戏已无新意

图片 3
财经区块链

“NEO是个傻逼项目,根本没东西,后来全是资本盘玩起来的,达鸿飞手里没几个币。”

十六年前,互联网泡沫破灭,濒临倒闭的网易决定重点发展网游。后来,我们看到了网易的股价上涨了2600倍,网易每年的收入几乎有八、九成来自游戏产业。

阳谋,就是把一切都放在你面前的计谋。它没有隐私,没有秘密。

7月3日深夜,“中国比特币首富”李笑来辣评币圈大佬与头部区块链项目的一段录音在网上疯传。这段长达近一小时的对话,一时之间把有“中国以太坊”之称的NEO推进了舆论漩涡。

据网易2017年财报显示:2017年网易在线游戏服务净收入362.82亿,同比增长29.7%。也就是说,在2017年,网易游戏每天都能完成一个“小目标”。世界级的巨无霸公司腾讯,2017年游戏营收更是达到了978亿的规模。

Last
Winner就没有秘密,它像洪水决堤,谁都知道会死人,可是无法阻挡涌入的人潮。就像香烟盒子上的“吸烟有害健康”无法阻止人们吸烟一样,Fomo3D的前车之鉴,也无法阻止人们投身Last
Winner。

此前,NEO因为代码更新不力以及市场表现不佳等,已经在持币者中间引发了持续的讨论与焦虑。“都说2018年是底层公链爆发的一年,已经有一大波公链上线露头,NEO这几个月却一直不温不火,真是急死我了。”一名NEO持币者向核财经APP表达了他的不安。

图片 1

起于造势

而在7月11日,NEO创始人达鸿飞在一次区块链发展论坛上宣讲其最新的Token容器理论,也未彻底吸引冒雨前来的众多区块链关注者。“直接说Token是你闷声发大财的杠杆,岂不是更到位?”在现场,30岁出头的李强(化名)频频摇头、面露不屑地评论道。

游戏、广告、电商,一直是传统互联网公司的三大赚钱手段。今天,我们一起谈谈“区块链+游戏”:区块链能够对“古典游戏”产生什么影响?

相较于Fmom3D,一场由传销组织一手构建起来的资金盘游戏Last
Winner显得更为宏大,其拓展速度和影响力令人惊悚。而这一切都不得不归功于幕后始作俑者,蚁群传播(IAC和ADC)的造势。

在这位深谙NEO往事的持币者眼里,今年公链竞争非常激烈,NEO如果不积极作为,那它被淘汰是早晚的事。

“古典游戏”之痛

8月5日,Last Winnner开始正式向外传播。而就在这一天,人们遭受了有关Last
Winnner介绍信息的狂轰滥炸。小蚂蚁咬死大象,由于IAC和ADC广阔的人脉资源,短短一天时间之内,Last
Winnner就已经以病毒式的传播能力,渗透到了币圈的各个角落。

跌下云端的公链明星

任何一个行业,都有其行业痛点,游戏行业也不例外。“区块链游戏”相关的大部分文章,一般都会提到下面一些痛点:

无需VPN和电脑,意味着门槛极低。“下一个赢家就是你”的口号无时无刻不在蛊惑着人心。在这种情况下,“奇迹”出现了,2天内完成8万次交易,3天内吸金1亿,上线4天就流入了2亿资金,其地址池巨额的交易量造成了以太坊网络的拥堵。导致以太坊Gasprice价格上涨且持续保持高位。

小蚁、量子与公信宝,曾是国产公链的“三架马车”。其中,2014年正式立项的“小蚁”被誉为中国第一个原创区块链项目。它于2015年6月在Github实时开源;同年10月20日晚9时开始众筹时,24小时就实现了40%的募资额。2017年6月22日,小蚁完成以“数字资产”为核心的去中心化金融交易平台到智能经济分布式网络的战略升级,更名为“NEO”,寓意新的开始。

用户在游戏内的消费不保值,玩家终止游戏,无法带走自己的资产;

洪水决堤,大势已成。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新晋公链CTO告诉核财经APP,他非常羡慕NEO,因为它在ICO的黄金时段完成了原始资本积累,后来者很难再遇如此良机。

开发者和玩家是对立关系,开发者为了让玩家花钱设计了很多“套路”;

传销+资金盘

作为早期国产公链的“明星”,小蚁寄托了众多区块链人士的期望,一度风头无两。2015年,小蚁QQ群还是链圈为数不多的活跃社群之一,群内500多人曾在1个多月内创下高达7.3万行的聊天记录,其中不乏关于共识机制、股权众筹、区块链未来的讨论。其创始人达鸿飞,亦是币圈名人漫画扑克牌中当仁不让的“红桃K”。

玩家无法参与到游戏设计中,只能开发者喂什么,就吃什么;

据记者调查,Last
Winner除了门槛低以外,其游戏模式并没有任何创新。完全沿袭复制了Fmom3D。可以说是Fmom3D在中国的翻版。但是身为传销组织的IAC和ADC,又怎么会忘记自己的老本行传销呢。

许是与NEO战略升级这一利好消息有关,上线交易所以来一直在1美元上下浮动的小蚁/NEO,在2017年6月中旬出现了明显的价格变化。CoinMarketCap数据显示,此后,NEO创造了千倍币的佳绩,2018年1月15日,NEO价格一度冲高至196.85美元历史高位(众筹价为1元人民币),市值超过了110亿美元。今年2月,达鸿飞甚至在NEO
DevCon大会上放言,2020年前使NEO成为世界第一的区块链项目。

……

于是邀请机制出现了。在LW的邀请系统中,只需要支付0.02ETH就可以获得专属邀请码,所有的交易都被连接到一个单一的地址。这种交易从8月3日开始,第一笔交易是在美国,此后交易数额越来越多,从而造成了以太坊网络拥堵,这一现象曾一度被业内人士认为是EOS对以太坊的攻击。

“他的这一席话,让很多中国人陷入了疯狂。”李强说,他就是在那时上了NEO的车。

上面提到的这些“问题”,笔者认为并不是游戏行业的痛点,而仅仅是玩家的痛点,况且这些痛点并不那么痛,因为所有游戏都有这些问题,然而大家依然玩得很开心。

说回邀请机制,一旦完成交易成为推广员,就会获得邀请码。只要有人在注册游戏时输入你的邀请码,你就会得到其投入ETH的10%,如果通过你邀请码注册的人也成为了推广员,那么你也可以获得他下线投入ETH的3%。

然而,正当人们以为NEO的前方“一路小平坡”时,NEO价格在经历了一段时间的小幅振荡下行后于3月9日跌破100美元,当日市值即缩水至约60亿美元。

  1. “古典游戏”的真正痛点

没错,发展下线,典型的传销手段,LW完成了传销与资金盘的完美结合,推广员在支付了0.02ETH之后,可以说是完全不需要任何成本就可以躺着赚钱。 

图片 2

如果从用户的角度来看,一定是看不到最重要、最核心的行业痛点。其实,游戏行业最大的痛点在于:

而这个游戏想充钱就一定要有邀请码,没有邀请码无法进入,这就意味着如果你想玩,那就必须成为推广员,一起参与到这场大规模的传销组织中。一方面可以提高游戏宣传度,而另一方面对于已经主意已定要进入LW赌博的人来说,也不必承担心理负担,因为在他们看来,这样的机制可以让人人都躺着赚钱。

掩藏于风光之后的疑问,就在这时冒了出来。3月,有网民发布“扒皮帖”质疑,NEO区块性能差,不具备达鸿飞声称的平台“每秒钟支持1000次交易”的技术特征;此外,NEO项目采用的DBFT共识机制使得网络被攻击的风险较高。他们指出,NEO其实是条中心化的链,并担心随着越来越多的ICO在NEO上进行,其广告表现与实际表现会有严重分歧。

商业规则“抹杀”了多样性,“抹杀”了创意,导致游戏的商品属性远远大于娱乐属性。

久赌必输是必然

几天后,达鸿飞针对网友质疑逐一做出回应。但这番回应最终未能挽回NEO已经流失的信任。在数字货币市场总体熊市时期,NEO价格迄今并无较大起色。

如果你在各类游戏中穿梭过,就不难发现以下几个现象:

可是事实真的是这样吗?据DAppWorld数据显示,在Fomo3D的近20000用户中,有13000人亏损,剩下的7000多用户不亏或者有盈利。亏损的人数近乎盈利人数的2倍,而亏损总数却是盈利总数的3倍。

亲密“兄弟”

应用商店或者游戏中心里主推的产品都很一致(App Store除外);

图片 3

在区块链不长的发展历史中,公链一直扮演着基础设施的角色,其重要性和必要性不言而喻。如知名区块链研究者、中关村区块链产业联盟理事长元道所言,2018年是公链元年,主流力量纷纷入场,未来10年得公链者得天下。

头条、抖音里打广告的游戏来来回回就那么几款,只是换了“马甲”而已;

久赌必输不是规律,而是必然。

也有不愿透露姓名的区块链专家指出,众多公链上线进场,反证目前公链存在明显不足,还无法实现真正的安全、可靠和高效。

把主流的100款游戏都玩一遍,最终可以总结出不到10种玩法,只是细节上不同而已;

LW像一个大赌场,一方面不断地想尽办法从外围拉人扩充总量,另一方面也由于去中心化无法作假的性质,从而不断的想尽办法,在游戏过程中增加明显或隐形的收费。比如key的资金只有一部分会作为奖池资金,还有2%用于社区基金。

而在众多入场的公链中,相比NEO,李强显然更为看好本体网络ONT。“在熊市寒冬,考验的不光是韭菜们,还有明星项目的底蕴和含金量。”李强告诉核财经APP。

端游玩过的产品,手游上再来一遍,微信小游戏里又来一遍。

这就像一个大蛋糕,虽然体积一直在变大,但是其实总量和每一个人所付出的蛋糕比例却不对等。你的收益并不代表别人亏损的全部,总会余下一部分被平台抽走,本质上属于负和博弈,久而久之你的收益就会变成LW的收益。

有资深韭菜爆料,ONT和NEO其实都是Onchain(分布科技)旗下的区块链项目,不分你我。对此,尽管NEO创始人张铮文解释两者是“不同的项目和不同的团队,只是合作关系”,但从公开资料看,两者关系极为亲密已是不争的事实。

  1. 痛点根源在于商业规则

冒死也要冲

ONT官方资料显示,小蚁创始人达鸿飞是ONT的唯一投资人顾问。

造成上述这些结果的“罪魁祸首”,就是这个商业社会的游戏规则!

显然,这是一场风险极大的游戏。

有业内人士称,ONT在技术上近似NEO,可以看作NEO的2.0版本。

笔者作为一名80后,超级玛丽、拳皇、红警、CS、魔兽世界,这些曾经风靡一时的经典游戏都深度体验过。但自从进入了网络游戏时代,很少能遇到“真正好玩的游戏”了,因为游戏的商业规则改变了。

首先,“奇迹”的出现不是偶然,而是幕后操纵。据调查,LW新地址的资金来源都来自于几个大户地址,且都是最近交易。BitKeep
分析LW项目方是先用大地址给上万个新地址打币,然后再通过新地址往游戏奖池地址转移,制造出虚拟繁荣的假象。这说明网络中吹嘘的天花乱坠,其实不过都是镜花水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