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缘何成传销诈骗推手,谁能够最终为自己

图片 10
财经区块链

这段时间,每天打开手机,与交易所相关的事层出不穷。老玩家吐槽新玩家变相高价ICO,新玩家说老玩家不理解。当然,相比这些,节点资本创始人杜均朋友圈的“中指”则是火药味最浓的——直指老玩家HADAX独裁。

图片 1

区块链不等于虚拟货币,亦存在安全性风险,火爆背后有“别有用心”的夸大造势。只有去除华而不实,区块链才能回归真正的应用价值。

图片 2

2018年7月9日,ICE主席兼CEO
杰夫·
斯普雷彻和妻子凯莉·吕弗勒在纽交所大堂,凯莉是ICE高管,将成为新创企业Bakkt的CEO。Gillian
Laub for Fortune

投资8万元,三个月后变80万元?近日,深圳警方破获了一起特大集资诈骗案。在区块链概念、10倍收益等幌子的蒙骗下,数千名投资者深陷其中,涉案金额高达3.07亿元。在区块链的“神秘面纱”下,不法分子借机动起了歪脑筋,区块链沦为诈骗、传销等经济犯罪的“招牌”。

如果说FCoin
的横空出世是新玩家们的热身,那么杜均这次和HADAX的决裂,则意味着新玩家们开始装载“弹药”,要进行一场彻底的实力比拼。

在微软和星巴克的支持下,ICE成立了新公司Bakkt,除了要把加密货币用于你的退休基金,或许还有零售业。 

为何区块链屡屡被传销诈骗等违法行为“歪用”?除了“不明就里”,区块链技术本身“功用”如何?今年以来,随着监管力度加大,炒币风气的降温给区块链发展带来了新的机遇,如今区块链商业“应用”落地情况如何?《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近日对此进行了调查。

杜均在朋友圈表示,节点资本将联合超级投资联盟,把优质项目推送给以FCoin、Bgogo为代表的社区自治型交易所,免费上币,同时会力推节点资本所投的10余家交易所改变营收和经营模型。
据悉,在FCoin 创业板正式公布上币项目中,节点资本投资的项目共17个。

比特币可能马上就要突破限制,成为主流货币了。至少这是一家即将成立的新企业立下的目标,这家公司由华尔街上一家相当有份量的机构创立,还获得了美国多家领军企业的支持。 

区块链包装下的诈骗传销

杜均投资的一家媒体这样评价道:“他的行为,刚刚好卡在了行业发展关键节点,而且背后底气十足。”

8月3日上午,拥有纽交所和其它全球交易市场的交易界巨头ICE交易所(ICE)宣布正在组建名为Bakkat的一家新公司。Bakkt预计于11月开业,将为比特币提供一个受到联邦政府管制的市场。ICE希望通过成立Bakkt,将比特币变成可以信赖并广泛使用的全球货币。 

当交易平台承诺的三个月“资金释放期”届满而工作人员却开始在QQ群“踢人”的时候,家住深圳市宝安区的唐海燕意识到自己可能被骗了。

他的底气是否十足很难评判,但交易所的“战事”将不断升级。

为实现这一目标,ICE和科技、咨询、零售业的巨头微软、波士顿咨询集团、星巴克以及堡垒投资集团(Fortress
Investment Group)、 Eagle Seven和海纳国际集团( Susquehanna
International
Group)都达成了合作关系,但ICE未立刻披露各投资伙伴的总投资额。 

此前,唐海燕在同学的介绍下,投资8万元买了一种名为“普银币”的虚拟货币。“对方说这个货币是当下最先进的区块链技术,有藏茶作为抵押物,还给我看了‘技术白皮书’,我也不懂区块链,就没仔细看。”

第一战役:争夺优质项目

作为游戏的主要参与者,世界各大金融机构却都对比特币敬而远之。为了让比特币成为健康安全的金融产品,成立Bakkt势在必行。Bakkt希望可以为基金经理扫清道理,让他们将比特币共有基金、养老金、ETF作为受到严格监管的主流投资产品推出市场。 

虽然对于区块链、虚拟货币都不了解,但高额的投资收益令唐海燕充满了期待。她告诉记者,发行“普银币”的公司会定期对该虚拟货币按1比10的比例进行拆分,这意味着,每次拆分就会使投资者手中“普银币”的价值扩大10倍。只要经过一次拆分,她投资的8万元,就相当于买到了价值80万元的“普银币”,在交易平台上卖出即可获得巨额收益。

数字货币行业发展到今天,一场新的升级正在进行,区间集称之为:

再下一步可能是用比特币取代信用卡。 

按照交易平台的规则,刚购买的“普银币”不能马上交易,必须在平台上冻结三个月之后才能迎来“释放期”。然而,当三个月时间过去之后,唐海燕不仅没有等到翻倍的资产,冻结在平台上的8万元也无法用于交易了。

“项目升级”

“Bakkt相当于一个可以拓展的入口,通过提升数字资产的效率、安全性和使用范围,让机构、商户、顾客利用Bakkt参与使用数字资产。”ICE主管数字资产的凯莉·吕弗勒在宣布成立该公司的新闻发布会上说,莱弗勒将出任Bakkt的CEO。“我们在携手打造一个开放平台,力图在全球市场和全球商务中释放数字货币的变革潜力。” 

“其他投资者开始在QQ群里质疑这项投资的真实性,结果公司工作人员竟然把这些投资者一个一个踢出去了,我就感到不妙了。”她说。

过去通过发空气币来“割韭菜”的模式将会逐渐退出行业,而那些能给平台带来价值的优质项目或者说优质币将会成为各家交易所争夺的焦点。

莱弗勒在《财富》杂志专访中说道,ICE在过去14个月里一直在秘密“建立基础设施”,目的是为Bakkt提供发展动力。公司的名字前两个星期才刚刚定下来。莱弗勒解释说,Bakkt是“资产支持债券(asset-backed
securities)”里“backed”(意为支持)的同音词,意在获得客户高度信任的投资。 

事实也证明了唐海燕的直觉。2018年3月底,深圳警方侦破一起特大集资诈骗案,诈骗资金高达3.07亿元。在这起案件中,涉案的深圳普银区块链集团有限公司正是以“区块链+藏茶”的模式发行虚拟货币,套取公众存款,唐海燕是数千名受害者中的一位。

一方面是因为行业发展至今,用户的认知也随着行业的发展不断成长,靠迅速ICO然后割一波韭菜的模式很难普遍的行之有效。

如果Bakkt的蓝图能够如期推进,将会出现大量新比特币基金,市场被压抑的对加密货币的需求将得到释放,比特币将成为一个简单安全的方案供日常投资者选择,尤其是将要拿到首笔401(k)基金的千禧一代。华尔街可以利用比特币的推广普及,将比特币作为股票债券的替代产品,实现巨额交易。机构的大量买入卖出反过来可以抚平比特币价格的疯狂波动,减少人们对于比特币投资的恐惧。 

深圳警方调查发现,该公司宣称,投资人可将“普银币”放到虚拟交易平台“聚币网”上买卖,以此赚取差价。实际上,其买卖价格的变动是该公司使用投资人的投资款进行幕后操作,并一度将“普银币”的价格从0.5元拉升至10元,让投资者尝到一些甜头。当大量投资人进场之后,该公司通过恶意操纵“普银币”价格走势不断套现,最终导致投资人手中的“普银币”毫无价值。

在Dead
Coins的网站,列出了所有已经死亡的这些加密货币。到目前为止,该网站认为超过800种加密货币数字已经死亡,这些加密数字货币现在毫无价值,交易价格不到1美分。

加密货币的波动既催生了个人投机分子,又吓跑了机构资金。2017年秋天,比特币的价格从6400美元涨到20000美元,一飞升天,之后又跌落至7700美元左右。 

2018年以来,打着区块链的旗号从事诈骗、传销,已经成为了新型犯罪手法中常用的“套路”。

Dead Coins网站上列出的“死亡币”

如果能打入401(k)和工人退休金账户(IRA)市场,Bakkt就打了大胜仗。但这家新公司的雄心抱负甚至不限于此,他们希望可以利用比特币颠覆优化现在的零售支付市场,推动消费者从刷信用卡转为扫描比特币app。市场前景十分广阔:全球消费者每年需要支付高达25万亿美元的信用卡手续费或在线购物手续费。 

2018年4月,济南警方端掉了一个打着“西部开发”“国家扶贫”“原始股”“区块链”“电子商务”为幌子的传销团伙,抓获主要嫌疑人十余人,冻结涉案账户百余个,查获涉案资金3亿余元。

图片 3

Bakkt的创始人告诉本刊,赢得机构投资者的战争是两步计划中的第一步。他们对第二步计划略有点含糊其辞。但星巴克和微软的参与释放了强烈的信号,说明Bakkt将力求实现消费者线上线下支付方式的变革。咖啡界巨擘星巴克在鼓励顾客使用手机而非信用卡支付的变革上处于行业领先地位。微软通过其Azure云业务,服务了大量零售商,为它们打理从开发票到电子商务等各种各样的后勤业务。 

济南警方介绍,惠乐益电子商务公司以国家正在大力发展大数据产业为由,在网络上设计了假的虚拟盘,并发布所谓的“宝币”“贵币”等多种虚拟货币。他们先是以赠送为幌子,向新加入的传销人员赠送一定数量的虚拟货币,每枚价格在几十元,然后通过人为操纵将虚拟币一路升值到100多元甚至几百元,吸引不明真相的人员加入,最后再通过所谓虚拟币“贬值”的周期波动进行“割韭菜”,周而复始,最终达到牟取非法利益的目的。

                 图片来源:Dead Coins

“星巴克作为旗舰零售商,将发挥重要作用,努力推出实用、可靠、合规的应用,推动消费者将其数字资产转化为美元并在星巴克消费。”星巴克主管合作与支付的副总玛丽亚·史密斯在发布会上说。 

在西安,当地警方日前也成功破获了一起打着区块链旗号的特大网络传销案。据警方介绍,犯罪嫌疑人郑某出高薪组织网络平台管理员张某、李某等9人,自2018年3月28日起以聚集性传销、网络传销为手段,以每枚3元的价格在“消费时代”网络平台销售虚拟的“大唐币”,并操纵升值幅度;同时在国内外多个城市召开推介会,吸纳会员,根据会员发展下线情况,设置28级分管代理,仅仅18天,该团伙就共发展注册会员13000余人,目前已经查明该案涉及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涉案资金高达8600余万元。

一组数据更为直观的反映ICO融资的情况。根据CoinSchedule的数据,2月份过后,每月通过ICO的融资金额正在下降。而这一趋势和基础币比特币、以太坊的整体行情趋于吻合。

成立Bakkt是ICE创始人、主席兼CEO杰夫·斯普雷彻的想法,斯普雷彻是能够颠覆行业的佼佼者。近年来,他引领世界交易所从公开叫价的交易方式转变为电子化交易,在这个现代化的过程中,无人可以和他媲美。一路走来,他以据说1美元的价格购买了一家垂死挣扎的电子交易所,把它发展为价值440亿美元的全球交易和数据帝国。“25年来,他从默默无闻成长为世界上最强大的交易界创业家。”Tabb集团的首席咨询师拉里·塔博说:“他还没失败过。” 

腾讯安全联合实验室发布的《腾讯2017年度传销态势感知白皮书》称,近段时间以来,各类境外资金盘、虚拟币、ICO(区块链项目首次公开发行代币融资)项目层出不穷,其中隐藏了非法发行、项目不实、跨境洗钱、诈骗、传销等诸多风险,造成大量资金流向境外,一旦崩盘、跑路或者失联,投资者往往投诉无门,损失难以追回。比如百川币、马克币、贝塔币、暗黑币等。

ICO 美元融资情况

 图片 4

图片 5

图片 6

2018年4月26日,人们从纽约第五大道的微软商店门前走过。Kena
Betancur—VIEWpress/Corbis/Getty Images

本刊记者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以“区块链”“虚拟货币”为关键词检索发现,从2017年至今,相关诉讼纠纷已经接近600起,广东、浙江、北京等地较为集中。

     单位:百万美元  数据来源: CoinSchedule

在金融交易所行业,ICE的收入在全球排在第二位,位居芝加哥商业交易所(CME)之后。ICE拥有12家交易所,由6家清算所提供服务。而且,斯普雷彻不仅实现了增长,还实现了赢利,可谓是公司股东的一大幸事。2006年上市后,ICE的年回报率为24.1%。公司去年净利率高达54%,在标普500指数的组成公司中排名第四位。 

对区块链的认识存在误区

图片 7图片 8

虽然股票债券交易市场业务极度分散,ICE仍然横跨各个领域,建立了交易帝国。纽交所是目前全世界最大的股票市场,每天交易量为15亿股,几乎占全球股票交易的四分之一。ICE还拥有中型企业股票交易的龙头平台美国证券交易所(NYSE
American)和全球最大的ETF交易市场Arca。ICE于2007年收购美国期货交易所后,成为了糖、咖啡、棉花等“软性”农产品期货的全品类期货全球交易领头羊。ICE欧洲期货交易所是国际油价基准布伦特原油的主要全球市场。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在广东、山东、上海等地采访了解到,大多数人知道区块链概念很火,但是“不明就里”,对于区块链的具体功能众说纷纭:有人认为是用来“投资理财”“买卖货币”的,也有人认为是“和蒸汽机同等量级的重大发明”,一些创业者更是摩拳擦掌,要抓住这“千载难逢的致富机会”。

数据来源:非小号

现在这位具有远见卓识的帝国缔造者再次开启征程,力图让华尔街的资产经理和普通消费者爱上比特币。 

不少业内人士表示,正是由于人们对区块链的认识存在诸多误区,才导致不法分子有机可乘,浑水摸鱼误导广大投资者。

另一方面,整个行业处于熊市,交易所的日子也不像从前那么滋润。仅以比特币为例,据CoinDesk的数字,去年比特币交易价格曾创纪录地达到近2万美元,但自那以来,比特币交易价格已经大跌了约70%。

斯普雷彻和他的投资伙伴们把这项独一无二的使命交给了一位新手CEO:凯莉·吕弗勒,她也是斯普雷彻在商业和生活中的灵魂伴侣。早在2002年ICE还没站稳脚跟的时候,凯莉作为公司高管就为斯普雷彻保驾护航。他们在2004年结婚。吕弗勒长期主管ICE的市场营销、投资关系和通讯业务。现在她要放弃在ICE的职务,掌管Bakkt。 

其一,区块链不等于虚拟货币。截至去年底,国内ICO参与人数和交易总量已实现翻倍增长,大量数字货币交易所出逃海外,代投模式将更多普通百姓卷入高风险投资。许多行业自媒体、名嘴大咖与发行方、数字交易所等结成利益同盟,为“空气币”项目站台背书、制造舆论。去年12月,人民银行等九部门将ICO定性为“涉嫌非法集资、金融诈骗、传销等违法犯罪活动”。

比特币价格的大幅下跌与2000年纳斯达克指数的大幅下跌几乎如出一辙,许多人把数字货币当下的情况类比为当年的互联网泡沫。

过去两个月里,斯普雷彻和吕弗勒夫妇接受了本刊长达数小时的专访。他们着重强调了Bakkt如何能为比特币提供它们正需要的工具,使它们能得到人们的广泛接受。 

采访中,不少人对本刊记者表示,代币的存在为区块链技术发展构建了一套权益机制,这套机制对激励区块链应用繁荣是不可或缺的。“过去5年的市场实践证明,没有权益机制的区块链应用,就像没有连上互联网的电脑、没有货币的市场经济,应用场景和发展速度都大打折扣。”上海的一位投资人说。

于是,争夺优质项目成为各大交易所的焦点,特别是处于行业寡头的交易所,将会竭尽全力寻找好的项目,以维持自己交易所的流量。这有点像电商发展时,各大平台纷纷和线下的传统品牌“拉帮结派”,形成自己的护城河。

最近一次和夫妻二人在纽交所豪华的交易室会面时,斯普雷彻特别强调吕弗勒参与了ICE的下步战略规划。“凯莉我们俩谋划了五年,才找到适合数字货币的战略。”斯普雷彻说。 

实际上,以比特币为代表的代币仅仅是最早验证区块链技术的一种产品,两者之间并不能划等号,而且代币的存在已对区块链的发展产生显而易见的负面作用。百度区块链总工程师肖伟对本刊记者说,ICO暴富神话动摇区块链技术人才研发定力,动辄几百倍回报的炒币暴富神话考验着区块链技术研发人才的耐心。“圈内曾经一起做区块链技术研发的‘战友’很多转去发币了,现在还能坚持做技术研发和应用的少之又少。”

所以,此次节点资本离开火币系说是杜均和李林二人关系的决裂,到不如说是行业发展到目前的使然。

乍一看这一对的搭配有点不寻常:吕弗勒47岁,穿上高跟鞋大概6英尺高,比他63岁的丈夫高出许多。但很快就能看出他们的相似处,他们都热衷于推动需要大量修正才能成功的宏大想法。“我是个工程师,喜欢修修补补。”斯普雷彻说,他周末会花时间修自己的老古董保时捷跑车。“比特币是个典型的坏模型,如果修好了,它可以改变世界。” 

北京市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党委书记许泽玮说,在中国禁止ICO的背景下,国内很多宣传做区块链应用的初创公司都是“挂羊头卖狗肉”,将原本毫无价值的代币经过概念包装圈钱融资。“ICO污染了创新创业良好氛围,创造了一种可投机的产品,不少年轻人不好好琢磨创业,都在琢磨发币,这让大家有了一夜暴富的幻想。”

“后面更多的项目,将会越来越依赖传统的互联网的升级,特别是大量的应用类项目。火币为此加大了传统的VC项目的权重。”一位业内专家如是说道。

吕弗勒补充道:“杰夫我们俩会因为宏大的议题感到激动,而对于大多数人而言,这些问题可能无解。” 

目前,越来越多的业内人士开始思考,区块链的发展是否一定要依靠发行代币来实现激励。北京市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秘书长郭大刚告诉本刊记者,所谓激励机制仅仅是项目方为自己发代币找的理论依据而已。北京市金融工作局局长霍学文也认为,区块链如果不摆脱发币困境,就永远找不到合法落地的机制。

为此火币把投票上币的权力进行了分级,项目如果想上交易所必须有一个常务节点作为支持,否则会被清除。火币的超级节点的情况如下:

如果Bakkt成功,这将是一位(或一群)神秘的程序员在2009年化名中本聪发明了比特币之后动荡不安的币圈迎来的最大发展。 

其二,区块链并非万能,安全性存在风险。区块链通常被认为可以实现三个方面的功能:第一,保存在区块链上的数据不可篡改、不可伪造,数据的公信力和可信度高;第二,交易全过程可溯源,可实现责任精准追踪;第三,区块链内嵌的智能合约可以基于契约自动执行,从而提高工作效率,减少违约风险。业内普遍认为,区块链在金融、物流、贸易等领域具有广阔的应用前景。

常务节点: 邀请制。这类节点包括:真格基金、比特大陆、FBG、丹华资本、Draper
Dragon、Hashed、Kenetic、分布式资本、北极光创投、九合创投、策源创投、险峰长青、火币资本共14家。

斯普雷彻想把加密货币带给大众的想法和比特币支持者们的通常想法背道而驰。纯粹主义者支持比特币的“分散化”结构,坚决反对把大交易所放在比特币投资或支付体系的中心。“在交易中间设置监护人进行规范交易违悖了比特币的基本理念。”风投公司Draper
Associates的加密货币分析员阿布舍克·
普尼亚说。“比特币的设计理念是去中心化,没有中间人收取费用。在规范的交易所进行交易的方式可能会流行一阵子,但无法代表未来。比特币的未来是坚持个人对个人交易的原始理念。” 

事实上,区块链并非万能,其功能也存在不少的局限性。一般认为,根据其密码学的特性,在区块链上要想篡改或造假,理论上需要掌控超过51%的节点才能实现。当区块链中的节点足够多时,这种大众广泛参与的信任创设机制就难于篡改。

优选节点: 申请审核制。这类节点包括:BlockVC、创世资本、Dfund、Linkvc、涅槃资本、
Nortide Capital、Crypto
Trade、梅花想象力基金、节点资本、双花资本、币信资本、Krypital
group、峰瑞资本、加密愿景、赋能资本、Alphacoin
Fund、星辰资本、水木金融科技基金、科银资本、共识资本、维京资本、了得资本、一致资本、Tfund、Blockchain
Ventures、数链资 本、回向基金、裂变资本、龙链资本、比升资本、Ducapital
共31家。

斯普雷彻和吕弗勒不同意这个观点,他们认为需要的恰恰是一个强大的中心基础架构,ICE及其合作伙伴将提供这个架构。难点在于让银行、资产经理、捐助机构热情接受比特币。“我们交易界对这个问题看法不同。”吕弗勒说。 

然而在现实中,数字货币交易所频频被攻击甚至失窃。2018年6月20日,韩国Bithumb交易所在官网发布公告称,交易所遭受黑客攻击,被盗走价值350亿韩元、约合3200万美元的加密货币。被称为中国第一代“黑客”的季昕华说,区块链会不断面对攻击,数据上传到链的过程容易发生信息泄露。也有业内人士担心,量子计算的超强运算能力一旦实现,也将对区块链产生直接冲击。

一位互联网行业战略家向区间集分析道,火币之所以吸引传统基金进来当常务节点,是因为他们优质项目较多,直接“包装”一下就可以直接上交易所进行ICO,节省了传统基金孵化项目需要经历天使轮、A轮、B轮……到最后IPO套现需要的时间。一个需要及较为优质的项目,一个拥有较为优质的项目但是需要套现离场平台,二者有着天然的契合。

ICE的主要客户是大机构,斯普雷彻和吕弗勒了解他们对于加密货币的看法。他们之所以认为比特币能够作为主流投资蓬勃发展,因为大基金经理意识到他们现在和将来的投资者中,有几千万人都想拥有比特币,前提是它们能被包装成共有基金或ETF。吕弗勒说:“这些机构觉得比特币就像金店银店一样,充满吸引力。” 

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特约研究员赵鹞对本刊记者说,学术界早在2013年就证实了区块链并不是完美的,存在不少“作弊”的策略。只要有足够的经济激励,控制超过51%节点的攻击不只存在于理论上。

如此,自然不难理解HADAX的选择,毕竟行业竞争这么激烈。但是,仅有优质项目还不够,交易所接下来要“修炼”的是内力。

 图片 9

深圳市互联网金融协会秘书长曾光说,区块链技术本身并不具备不可替代性或颠覆性。“一些不法分子夸大区块链的作用,以此来说明区块链具有巨大的投资价值,这是值得广大投资者警惕的。”

最近24小时成交量 

图:ICE的五年股价变化

其三,区块链火爆程度并不完全真实。数据显示,自2017年底到2018年初超过300家主要关注ICO项目的自媒体出现,成为一个值得注意的非正常现象。

图片 10

为了了解数字货币的运作,ICE2015年初在美国最大的数字货币市场Coinbase里购买了少量股权。“Coinbase的顾客数量是嘉信的两倍。”吕弗勒说。“大多数开了账户的用户都是千禧一代,做点加密货币的小投资。” 

“这些自媒体大多数获得交易所负责人、币圈投资人的资金支持,其报道的客观独立性很难保证,大部分是鼓吹ICO和炒币,过度拔高数字货币前景,为问题项目的非法集资创造了舆论传播的便利。”许泽玮说,一些区块链自媒体投资人本身就是ICO项目投资人,其盈利模式是收取软文费用和项目推广费用,成为代币发行的舆论帮手,还有个别媒体发展成代投机构,从中牟利。

图片来源:非小号

斯普雷彻补充道:“千禧一代不信任传统金融机构。为了赢得他们的信任,银行、经纪人、资产经理可以使用这代人能够信任的货币,比如说比特币。使用数字货币会让他们觉得兴奋。” 

今年春节前后一个月,集中式出现了几百个与区块链和数字货币相关的微信公众号和上千个微信群。其中,“三点钟无眠区块链”微信群,由于众多名人、明星加入,制造与区块链有关的公共话题,最为火爆。万向控股集团副董事长肖风曾被邀请加入“三点钟”群,后多次主动退出。他告诉本刊记者,“三点钟”群等自媒体的出现,趁区块链话题火热之时制造喧嚣、推波助澜,实际是为了操纵舆论、吸引新的投资人,最终“割韭菜”坑人。

第二战役:深耕治理的时代

目前,富达投资、先锋集团等资产管理公司鲜少使用加密货币。斯普雷彻认为,原因在于“比特币没有良好的市场结构。”对于顾客而言,用美元兑比特币太贵了,其中一部分原因交易太分散、交易场所过多、每间机构的交易量过低。他指出,有200多家市场针对十几种主要数字货币进行交易,包括瑞波币(Ripple)、莱特币(Litecoin)等。“哪怕是比特币,不同市场的价格也不同。”斯普雷彻说,“如果用美元兑比特币,你最多需要支付6%的价差,这意味着比特币需要涨6%你才能回本。” 

“数字货币炒作活动开始向普通大众蔓延。各类面向普通大众的微信群和深入各基层的‘区块链投资’讲座和聚会开始兴起,吸引不少猎奇和求富心态的民众参与。这是泡沫扩大走向危险的标志之一。”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研究员曲强说。

对于交易所最重要的事情,恐怕很多人都认为是“技术”,毕竟过去发生的那么多事例都在证明这一点。从2014年2月“门头沟”被攻击,到最近的6月20日Bithumb交易所被黑,似乎外在风险是交易所最大的敌人。最近,一位朋友的交易所因为技术实力不扎实,结果不得不停机维护。

目前加密货币主要被部分愿意铤而走险的交易者和一些对冲基金用于投机,这些对冲基金持有全球总价值约3亿美元的数字货币总量的80%。(比特币是目前最大的加密货币,近期总价值约为1340亿美元。)由于投机行为大行其道,流动性又相对较差,比特币诞生后的十年里经历了四个熊市。“结果造成了信任危机。”吕弗勒说。 

业内人士透露,有些发币机构、大V名嘴、投资人等利益相关方利用媒体平台的属性,肆意鼓吹数字货币,误导公众认知,并通过变相发行代币圈钱,已经形成代币发行造假生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