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就在你身边,项目方如何度过区块链寒冬

图片 10
财经区块链

币圈1日,人间1年。

一段李笑来的录音,掀开了币圈躲在“区块链”概念背后最不堪的那层纱,所有的丑陋、势利以一种赤裸裸的方式,冲击了所有人的眼球。“李笑来”这个名字也似乎一夜之间成了币圈乱象代名词。“他说出的难道不是币圈真相吗,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支持者们却依然恬淡如昨。

style=”font-size: 14px;”>这帮掮客,本质上和开沙县小吃、黄焖鸡米饭的是一样一样的。

style=”font-size: 14px;”>什么赚钱就干什么,一直干到大家都死翘翘为止,再换下一个。”

2018年1月9日,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在CEO群振臂高呼:区块链革命已经到来,这是一场顺之者昌、逆之者亡的伟大技术革命。呼吁人们不要临渊羡鱼,而要冲到浪涛中去,迎接区块链即将给各行各业带来的巨大冲击!

在链得得吐槽大会创始群里,资深群友们感叹总结:

币圈赚钱的方法,除了大家熟知的炒币、挖矿、搬砖……还有一群人上下通吃、闷声发大财。

图片 1

现在的行业畸形在于:投资人先看看站台的人是谁,投资团队哪些,问一些很没意义的,你准备上哪个交易所,开盘几倍,啥时候让我出货——再加上创始人是不是网红或者有那没有网红潜质——真的有人关心区块链实际落地应用价值吗,少之又少——这些既是李笑来“录音门”的总结,也是币圈的现实映射。所以“李笑来”们,与其叫区块链投资者,不如就叫“炒币者”。再还是攒币、发币、炒币一条龙的“操盘者”。

币价大涨,众人一片欢呼,这群人兴奋异常,不停抽成;币价大跌,众人一片哀嚎,而这群人手舞足蹈,大割韭菜。

(2018年1月9日,全球加密数字资产总市值接近历史顶峰:7416亿美元)

我们依据公开资料和官方消息,整理了李笑来近年来“通往财富自由之路”上的一些典型做法,之所以选取李笑来为窗口,因为他极具代表性,自2013年以在央视上自爆拥有“六位数比特币”并因此被业内称为“比特币首富”以来,关于“六位数比特币”的真实性,及其个人财富成长路径就争议不断,直至“录音门”爆发,“李笑来”这个名字,似乎已成为币圈“网红”力量的代表,更是国内目前币圈乱象的典型缩影。 

他们是混迹在韭菜中间,时而装神指点K线,时而炫富晒收益。他们是币圈真正的割韭菜专业户、币圈的职业玩家、无形的吸血蚂蝗,提供“一条龙服务”。

随后,区块链迅速成为全民关注焦点,新进场者情绪狂热至极,无不争相“all in
”,生怕被时代的快车所抛弃。

此文旨在“管中窥豹”,盘点历史和现状,以求解决问题之路经,对未来启迪,希望更多以理性建设性推动区块链变革。

随着他们曝光增多,这条几乎稳赚不赔、旱涝保收的灰色产业链逐步被外界了解。

2018年8月15日,全球加密数字资产市值已经不足2000亿美元,较徐小平喊单价格缩水了70%还要多。

其实,早有媒体对李笑来的报道称:“复盘李笑来的“通向财富自由之路”,实际上就是一条“名气变现”之路,他充分利用自己的名气,配以精妙的营销,最终通向了财富自由。”
这与“录音门”中,李笑来自己总结的“先成为网红,有自己的IP,再组建社群”、“价值投资无用论”等的“区块链投资”逻辑一样。

01 – 跳出阶级的机会来了

如今,“all in
”的口号很难听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坚持下去”、“熬过去就是赢家”,讲话者语气中少了亢奋,多了无奈。币圈虽还未哀鸿遍野但也遍体鳞伤,代币被下架、项目方跑路、区块链大会冷场、投资人大撤退……

i黑马的一篇文章曾引用对李笑来的评价:“曾经一次微醺,李拿着手机跟我说:‘不用去同情那些傻X们,也不用承诺什么,只要你看起来强大,他们甘愿给你交钱。’当时阵阵凉意,把自己的信徒说成傻X,其实他心里应该都清楚的,我想。”

沈勇是主动找‘她在币圈飘’聊的。

图片 2

当然过后,李笑来否认他说过这句话。但是这段话的意思,却与本次“录音门”暴露的意思和语气也都如出一辙。

年过40的沈勇,在北方县城做了十几年酒水生意。在北京的旁边——香河买了房定居,算是个小中产阶级。

(2018年8月15日,全球加密数字资产总市值:1916亿美元)

乱象看似可怕,但比现存乱象更可怕的,是集体无意识地认为“理所当然”,一如既往,甚至有人还翻版了一份“正面解读”。所以,即使灰色手段层出不穷,舆论质疑绵延不绝,政策高压并未缓解,但他们依然安然自得我行我素,“榜样的力量”给了后来者与同行者们信心与参照。那么是什么缺位了?

去年12月,币圈最火之时,到处都是一夜暴富的故事。“财富自由”口口相传,让不少人都觉得自己可以以小博大,跳出现有的阶级。

2018上半程,破发成常态

募资手段千奇百怪

酒桌上听了故事,赚钱的快感刺激着他的肾上腺素,沈勇开始炒币。

图片 3

有人在网上发布过一张树状图,称之为“李笑来圈钱史”,将其近年来的募资手段做个分类,我们也在此基础上进行了求实和一一验证,虽然不够全面和个别细节描述不够精确,但大体如实,我们在此基础上也做了更多资料搜集,通过梳理其不同的募资方式也发现,以李笑来为代表的币圈募资手段的确可谓千奇百怪,但也基本涵盖或者说引领了“潮流”,参与募资者众。

他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

做基础创业的区块链公司快不行了,发币项目方主要压力来于破发腰斩的投资人诟病,伤筋但不动骨,还有一阵子玩。做媒体,做交易所,做钱包的这些基础服务公司基本钱烧光了,现在要么发币要么融资,但是估值还是停留在牛市的状态。10-11月将是区块链媒体,交易所大量关门的阶段。

图片 4

沈勇其实不懂币,也不研究区块链。通常是只要有人跟他推荐,买哪个币赚了,沈勇就会跟上。

HChain Labs创始人林子昊在上海和杭州考察了一周之后发出上述感慨。

李笑来“圈钱史”,来源:网络

进入币圈的交流群后,时常有不认识的币友互加微信。有的是无头苍蝇打探消息的小白、有的是不停游说你的代投、也有像李斌这样的神棍。

据火币区块链应用研究院数据,2018年1月到7月,ICO项目每月首发上线的数量一直在50以下,3月份甚至只有6个项目首发上线交易所。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项目破发率几乎持续走高,从年初的21.05%飙升到7月份的86.67%,这意味着参与众筹的投资人再也不能像2016-2017年那样闭着眼睛赚钱了。

这也是为什么,多位投资者虽然在李笑来的投资项目上多有亏损感到愤恨时,也还是向钛媒体表达了对李笑来的感谢,“他算是带我们入行入圈的”。通过流量优势,以李笑来为代表的“网红”大V的确不断吸引着新的“韭菜”进场。对李笑来来说,不仅数字货币,不仅ICO,几乎每一个新时期出现的新的募资方式,例如中间曾经股权众筹的短暂兴起,他都没有错过,与区块链更是关系不大。钛媒体总结了以下几种典型募资手段:

李斌和其他人不一样,他会说看币要看基本面、技术面,时常通过展示高抛低吸的神操作,或者精准预测币价的涨跌,令朋友圈的币友信服万分,沈勇只是其中一个。

ICO融资额和数量均创年内新低

一、法币募资、比特基金与股权众筹

李斌还热心给沈勇点播过几次,沈勇那两回都赚了。开开心心主动给李斌发了两个大红包,一次200、一次1000,请他喝茶。

图片 5

2013年在央视自爆“六位数比特币”一站成名后,李笑来众筹了350多万美元(当时相当于3万个比特币)创建了比特基金(Bitfund),吸引了吴钢等众多币圈大佬参与认购(多位大佬直接以比特币认购,或者为了更合法化,将比特币兑换成了法币后认购)。

4月初,沈勇和李斌一起,参加了EOS在北京的一个线下交流会。

区块链项目的融资分为ICO和VC两种。在2018年,从融资形式看,ICO依然遥遥领先VC。股权融资金额始终徘徊在2亿-5亿美元,不过ICO融资金额有明显下行趋势,6月份和7月份的融资额双双失守10亿美元关口,尤其是7月份ICO融资额更是创出年内新低,相比全年最高值下跌了64.80%。ICO项目数量也开始下滑,另据icorating数据,2018年1月-6月,每月完成的ICO数量均保持在60以上,5月份最高,超过150个。而到了7月份完成ICO的项目只有50多个,同样创出年内新低。

媒体报道称,到了2017年11月,距比特基金的四年兑付约定期限过去4年,李笑来却单方面宣布延期1年兑付。

沈勇那天根本无心听会,他兴奋地四处打听:“你们都买EOS了吗?”

图片 6

宝二爷的一个朋友借他的微博发布一条视频,说自己放在(李笑来)基金里的3万枚币蒸发了,宝二爷本人在视频中喊话:最应该和李笑来撕逼的应该是老吴。吴钢随后转发微博并且表示:“我希望Bitfund能够对LP公开透明,不负初心和托付。”

李斌倒是一直盯着手机,突然小声一句“卧槽”。沈勇随口问怎么了,李斌很得意地给他看手机,就在刚刚,EOS暴涨一波,他的账户又多了一百多万。

“区块链行业可能已经进入了Gartner曲线上的‘幻灭的低谷期’”,溯源链创始人王鹏飞认为,一般,新技术在经历了技术启动期、爆发式的非理性繁荣期之后,普遍都要经历这样一个低谷期。人们总是要经历过幻灭,才懂得领悟,价值才能回归,区块链行业的发展也跳不出这个新技术发展的一般规律。

但他们并没有得到回应。

沈勇说自己动了小心思,请李斌吃了个饭,想要“套点话”出来。

项目正在被“归零”

而无论是新生大学、马克新生学院,还是一块听听,都是没有延续至今的项目,但都成了当时用来募资众筹的手段,也进行了股权众筹。同时,备受诟病的问题也都几乎没有差别:项目团队和进展不透明,财务管理不公开,即便LP都无法获得基金财务报告,项目多为李笑来“攒局”而非普通投资,项目最终几乎都倒了。

这场沈勇自以为套话的饭局间,他得知李斌算是个“圈内人”,自己公司有内幕渠道,能拿到项目方的一手消息,所以总能踏对点。

“只有在潮水退去时,你才会知道谁一直在裸泳。”寒冬刚至,一些经不住考验的项目方开始跑路或准备跑路了,比如曾深得薛蛮子喜爱的90后“奇才”朱潘因ZJLT事件宣布“永久退出币圈”。

图片 7

同时他们也卖消息,根据客户资金等级分类,享受不同的服务。按沈勇目前的资金量,可以享受黄金级别服务。

即使不跑路,一些项目和已经和归零无疑。比如三点钟社群发起人玉红,因发行XMX被质疑割韭菜。XMX发行价为0.02元,截至8月15日,XMX在火币HADAX交易所价格显示为0.0067元,相比发行价跌去70%。前段玉红从非洲旅行回国,网友调侃:“玉红从非洲回来了,但XMX依然没有摆脱归零的命运。”

  

“团队的老师给到你具体的买卖指导,赚钱了,团队会抽取一定的佣金作为服务费,账户资金还是你自己保管。亏了的话,等你下次赚了从佣金里扣除补给你。”

留下来的做事的项目方日子过得也不怎么好,二级市场持续低迷,发行的代币价格腰斩成为新常态,一些代币早已陷入流动性枯竭。交易所出于自身利益考虑,开始采取下架制度。7月12日,FCoin发布《创业板退市规则公示》,对于“连续15个交易日跌破发行价的50%”、“连续15个交易日,日平均交易额低于100ETH”将会向项目方将发出流动性低下警告,若上述状况持续30天未见好转,项目方token做退市处理。8月3日,OKEX发布《关于隐藏TOKEN及下线交易对规则的公告》,其中提到“单个交易对连续一周日交易量低于5BTC,单个币对24小时内零成交”将被执行隐藏TOKEN及下线交易对。

二、600ETH入会俱乐部

想到账户资金在沈勇自己手中,且只有他赚钱后,李斌才能有提成。

成交量太小,没精力刷,平台有平台的利益,我们有我们的考虑,很正常的事情。okex不是主战场,我们上的交易所很多。

给微信群收高额入门会以做共同投资,李笑来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都显示了监管地带的完全空白。

沈勇决定小资金尝试。

巴比特询问了被执行隐藏的YOYOW项目负责人白菜,对方向巴比特表示。

图片 8

不久,沈勇收到了团队老师给他发来的买入计划:WICC,4.2元上下3个点,买进做多。

通常,项目方的代币会上线多家交易所,在一家交易所被下架还可以在其他交易所继续交易,不至于导致项目归零。但随着寒冬的持续,不排除更多的交易所出台类似退市策略,项目将被迫“归零”,这意味着投资人在过去凭借“死扛”一个项目穿越牛熊的策略可能要失效了。

“支付600ETH的人当然不会白白付出,会通过各种办法找补回来,不仅要收回成本,还要借机大捞一笔。不仅如此,交了20ETH的人很多又自己拉群,每人收2ETH,又发展了一层下线。”作为之前李笑来的追随者,MrChow撰文称,“他的解释是,600ETH是为了筛选出“合格投资者”,达到这个资产门槛的人才能和他的基金合作。这又是故意混淆概念:要求投资者证明拥有这么多资产,和要求投资者支付给他这么多资产,是两回事!”

第一次没敢买太多,在WICC波动到4.2元的时候,沈勇买了5万块,三天后当WICC涨到了5.4元时,沈勇收到了团队老师的平仓计划,卖掉后这次差不多赚了1.4万。

项目方卖币图存

图片 9

随后沈勇主动将盈利的部分,按照约定的提成比例将钱转给了李斌。

“越来越绝望了,大量的项目方出货,疯狂甩卖以太坊。”

图片 10

没过多久,沈勇再次收到了买入提示:ONT,30元上下3个点,买进做多。

8月14日,以太坊价格跌至250美元,创年内新低,相比1月份的最高价1400美元跌去82%。对此,加密货币量化对冲基金BloomWater
Capital创始合伙人Biswa
Das认为,一些项目因为担心今年的加密货币熊市,以及为了负担经营费用而变现了ETH导致价格持续下跌。

不过入群之后,向群友们推荐等大多数币,又有多个都与李笑来自己发行,并上自己控制的交易所有关。几个月后李笑来推荐的这些币,大多破发严重,很多至今也未恢复元气。在一片骂声中,李笑来在600ETH群里退了500ETH——最后迫于压力终于把那剩下的100ETH也退了。

这一次沈勇没有太多的犹豫,按照计划买了10万块,两天就涨了34元,再一次赚了1.3万。

比特时代创始人黄天威向巴比特表示,ICO遇冷,ETH没有办法支撑市值从而导致价格下跌。黄天威昨日参加媒体线上讨论时透露,比特时代区块链研究院近日抽样统计了120个项目方的ETH募集地址,ETH数量的36%已经被卖出,还没有怎么套现的项目方有30多个,“项目方为了保证现金过冬,目前也只能被迫套现,不套现是很难有资金挺过这半年或两年的熊市的。”

但这种入门方式至今仍在币圈各种炒币喊单群里流传。

合作两次,都小赚一笔。沈勇觉得李斌果然是有路子。

未雨绸缪,调整方向

三、风利基金用支付宝“吸储”

02 – 赌徒从来不知道止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