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天堂还会看研究报告吗,党开宇和陈俏宇

财经资讯

  “美女基金经理”、“霸王花”——这种很港味、很娱乐的词语,是当前各家网站基金吧里对女性基金经理最多的描述。说美女的,是夸她们的外表,气质不凡,卓而不群;说霸王花,则是指她们的实力,专业细致,不让须眉。

  

  理财周报基金版记者

  这都算是好词儿。不少基金吧中,辱骂女性基金经理的污秽不堪的话遍地都是。这从一个侧面折射出,女性基金经理虽然是人中亮色,她们表现好时,引来的赞叹会多于男性基金经理,但当她们的基金表现不佳时,引来的嘲笑甚至辱骂,也更甚于男性基金经理。

长盛基金总经理陈礼华

  7月9日,申城烈日当空,空气中似乎没有一丝凉气。早晨9点半,人们身着黑衣,默默地依次进入大厅与前上投摩根投资总监,上投阿尔法和上投内需动力基金经理孙延群做最后的告别。

  可或许这也是女性基金经理们工作的压力及动力之一。

  厚积薄发,稳中求胜,长盛基金拉了一根“长阳”。2009年迄今为止中国基金业最成功的创新桂冠无疑已被长盛基金发行的国内第一只可分离交易基金——长盛同庆摘走:1天募集147亿的成绩再次证明长盛基金在金融工程、产品创新领域的非凡实力。

  见到最后一面的老孙穿着深色西服,彩色领带,此刻“冷面”的孙延群,比记者以前看到的那张忧虑的脸,更添一份温暖。

  截至2009年7月 31日,中国基金业共有411位男性基金经理, 53
位女性基金经理,
她们是天然的少数群体,只能“十分天下有其一”。不过,在与男性同行的竞争中,女性却是佼佼者众多。

  陈礼华是一位思想型的管理者,不论是他与记者的对话还是他日常言论中,总是能够站在行业前瞻的角度思考问题,发出独到的见解。

  孙延群走了。就生命而言,41岁而逝,让人感受欷歔,留下的是众人的怀念、追忆、伤感和难忘……

  在《投资者报》首份“基金经理赚钱榜”中,女性的表现让投资者养眼。上榜的52位女性赔钱的
17人,占 32%,低于全榜单赔钱者占35%的平均数。

  ⊙本报记者 王文清 见习记者 刘真

  献给孙延群的妈妈

  而在赚钱最多的前30人里,我们惊喜地发现两位优秀的女性基金经理,分别是列第
3 的嘉实基金研究部总监党开宇、列第12
位的华安核心优选基金经理陈俏宇,她们各自从业以来的赚钱总数为
180亿元和84亿元。

  基金产品创新大有可为

  
我们把这篇文章送给孙延群妈妈,她嘱咐我们把写她儿子的文章都给她一份,因为她再也见不到儿子了。

  这无疑是非同一般的赚钱能力,不是可以用简单的偶然或运气来评价。这两位容貌气质过人,赚钱能力超常的女性,为“基金经理赚钱榜”平添亮色,细看她们二人的“赚钱”故事和鲜活投资感受,更是耐人寻味,引人遐思。

  记者:5月份长盛同庆成功结束募集,投资者经过去年的熊市洗礼还没有完全恢复对公募基金信心的时候,长盛同庆一天募集了147亿,这说明投资者对创新产品的需求是非常强烈的,您怎么看待这件事情?您对基金业的创新怎么看待?

  
打开记忆的闸门,记者虽然未与您儿子有过深交,但亦曾有幸对他有过一次专访的机会。两小时的采访孙显得滔滔不绝,对市场的看法颇有自己的主见。当记者满载而归时,上投的同事告诉记者,“老孙平时挺腼腆一个人。但是一谈起投资的时候,就会如此滔滔不绝。”

  党开宇:第一次真发怵

  陈礼华:整个基金业发展的历史就是一部创新史。概括来说,我国基金业十年的快速发展历程实际上就是行业自身不断创新的结果,这体现在业务创新、监管创新以及产品创新等诸多方面。就产品创新而言,目前的基金产品已经涵盖了股票型、平衡型、债券型以及货币基金和保本基金等国际成熟市场上的主要基金品种,风格上涵盖成长型、价值型以及专门的大盘基金和中小盘基金等。指数基金和ETF基金LOF基金等交易所上市基金也得到很大发展,但真正在基金产品收益(风险)终端进行细分以及更有针对性方面做得还很不够,绝大部分基金产品风格比较雷同,远远满足不了老百姓以及机构投资者的需求。而长盛同庆之所以发行得比较成功,就是通过基金收益分配的结构化安排,对风险和收益进行了定级细分,同时采用上市分离交易的方式赋予投资者二次选择权及充分的流动性,较好地满足了不同投资者的风险偏好与需求。此前,长盛与高盛等境内外合作伙伴多方探索,进行了两年多的积极准备,同时得到了监管部门、交易所以及有关方面的大力支持。

  
但这也是对这位明星基金经理仅有的一次采访机会,之后记者曾多次试图联系采访,都被告知,“老孙休假看病,或刚从医院打点滴回来。”

  今年31岁的党开宇刚做妈妈。在A股最惨淡的2008年,她因休产假而暂时远离,避开了作为基金经理亏损最严重的时光。有同行开玩笑,看人家孩子多懂事,来得恰是时候,真替妈妈着想!

  创新不是刻舟求剑。中国基金业创新不能照搬西方发达国家现有成品、现成模式,也不能为创新而创新,而应根据中国资本市场实际,在借鉴国际先进经验的基础上,开发出更多真正适合我国投资者需求的产品。要一切从实践出发,既体现出产品本身鲜明特点,又让不同投资人都能看得懂,这样的创新才更有现实意义和生命力。

   这也隐隐地为后来的病重埋下了伏笔。

  作为管理科学与工程硕士,党开宇先后在招商证券和诺安基金做投资分析,
2005年
1月始任诺安平衡基金经理,一直管理到2006年三季度。这只基金共赚得6.04亿元。

  我反对过分复杂化、过度杠杆化的创新。但就基金业的创新来说,尽管国际金融危机使人们对金融创新有诸多微词,但我们不能因噎废食,不能搞集体“向左转”,基金业仍要坚持走稳健发展和突破创新并举之路。未来随着创业板、股指期货、黄金等大宗商品交易的交易所化等的推出,基金的投资对象将不断拓宽,基金创新大有所为。

  
平日里,在各种报告会现场看到的孙延群,总是静静地坐在人群一边,毫不起眼,脸上却显得忧心忡忡,现在想起,也许是压力所致。

  这段初试身手的经历,可谓刻骨铭心。
她回忆操作第一只基金时,曾用“真有点发怵”来描述当时的感觉。

  基金业国际化面临难得机遇

  
一位与他熟稔的朋友告诉记者,孙延群的压力在接过吕俊上投摩根投资总监的职位后开始陡增,“他更适合做研究,这人实在太老实了,当了投资总监后带团队、统筹投研决策,他把所有的压力都扛在了自己肩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