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立方观火,30万精英人才大迁徙

图片 10
财经区块链

从共享经济到通证经济,似乎只是一夜之间,币圈的世界如同天上一天人间一年。被圈内人士拉到一个研讨会,大家热火朝天地聊“币改”,本以为是新玩意,结果还是前些年就有人提到的转化存量房地产、文化产品等。待我发言时,保持了一贯的客观冷酷:币改的前途堪忧,面临取缔风险,如果到交易所买卖,现实还存在非法经营罪等刑事风险。

整个精英阶层,都在向区块链迁徙。

6月2日下午,由火讯财经主办的火讯琅琊榜线下见面会——观火,在水立方李嘉诚厅顺利举办。

我国法律没有缺席

技术人才、投行精英,与海量的资金一起,正在浩荡进场。

图片 1

人们总是说,中国的法律很不健全,这完全是误读。我国法律的发达程度已经比很多发达国家还要缜密。之所以留有“不健全”印象,无非是70、80、90后在成长过程中,总是反复听到词汇(那三十年是我国立法工作的黄金时代),如今留有青少年时期的印迹,正如我们平时哼的歌还是年轻时的老歌。

“保守估计,最近半年,起码有30万人才涌入区块链领域。”某头部猎头公司曾统计出这样的数字——这还是正规招聘机构统计到的,大量创业者和其他入局者不在此列。

在这个仅能容纳200人的场地,众多业内大咖云集,除本期火讯琅琊榜阁主孙健(JLab创始人)、嘉宾無極(华迎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刘海(IMO
Ventures创始合伙人)到场之外,中关村区块链产业联盟理事元道、三点钟群创始人玉红、Dfund创始人赵东、BLockVC创始人徐英凯、雪球大V富兰克凌、想象力基金合伙人岳祥、曜为资本联合创始人兼CEO韩大为、链上资本合伙人乔之东、Kcash创始人祝雪娇、Topcode
Capital
创始人白硕……还有OK、火币交易所、聚资本等都出席了本次见面会。

当然,造成人们对法律约束缺失的印象,“选择性执法”是顽疾之一。

什么样的人,正在进军区块链?

图片 2

一位浙江某创业人,来找我们聊,一张嘴就是BAT能做的事情,我们为什么不能做?龙头企业叫犯错,尾部企业同样的行为就是犯罪?!消除选择性执法,是未来法治进步的目标,咱们不赘述。

区块链是否已成为资金和人才的高密区,迎来奇点大爆炸?

此外第一财经、人民创投、网易科技、金色财经、火星财经、荣格财经等30余家媒体以及100多位区块链从业者参与了本次“观火”,现场座无虚席,上演了一场奇妙冲突、干货满满的“区块链大咖趴”。

币改,主要针对现有资产(固定资产、知识产权等)进行价值重塑,利用区块链等技术手段,将资产上链,每一份资产都可溯源,确保真实、可查、不可篡改。最终,将按照一定规则分份的资产(常见规则为:等额分份)到交易所或私募进行售卖,获取流动性。其良好愿望是盘活现有资产,给过剩产能赋能。

01 百万年薪难招人

图片 3

但是,从法律的眼光看,币改可能会严重扰乱市场秩序,在没有国家有关部门批准下,可能有取缔的风险(国办发[2012]37号《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的实施意见》、国发[2011]38号《国务院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切实防范金融风险的决定》),更有甚者,会涉及非法经营等法律责任。

突然之间,你发现自己的朋友圈,开始充斥着各式区块链的消息。

在这里要特别鸣谢以上本次“观火”活动的赞助商。

清理整顿是大概率事件

一问,才发现自己各式的朋友,都纷纷进入区块链圈子,成为从业者。

图片 4

诚然,37、38号文针对的对象是各类交易场所,最初我们办案时,这两个文件多为大宗商品交易市场(所)的前置法律规则。也就是说,在这些年打击各类交易场所的过程中,对于将权益进行“等额分份公开发行”我国的态度一直是否定的。

而30万精英,正在开始有史以来最轰轰烈烈的一次“人才大迁徙”。

所谓「观火」,有两大含义:

同时,对于集中交易方式进行标准化合约交易,除却正规审批之外,法律也是否定态度。也就是说,即便利用区块链技术进行智能合约处理,如果在所谓交易所进行标准化出售,甚至采取集中竞价的方式,我们法律将予以取缔。

2016年,被称为“区块链元年”。那时从业者并不多,圈子很小。

一是“隔岸观火”:解除场外的人对区块链围城所有的不切实际的憧憬。

图片 5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江湖急剧扩张,变得熙熙攘攘。

二是“洞若观火”:通过专业的媒体、正向的引导,用事实的力量看清区块链。

币改后,资产呈现“数字化”“可交易”等特点,其金融属性已经凸显,对于金融属性的产品,我国法律的态度更为严厉,未经国务院相关金融管理部门批准,不得设立从事金融产品交易的交易场所,其他任何交易场所不得从事金融产品交易。支付机构不得为上述交易服务。

如同一场流动的盛宴,无人愿意缺席。

开场重磅

如今,实体经济下行压力大,拥有资产而没有流动性的尴尬比比皆是。币改,无疑给了人们希望,但这个希望必须在法律的轨道中运行。流动性的获得,如果以牺牲市场管理秩序、金融稳定为代价,恐怕不现实。

区块链的浪潮,来势太猛,很多人都未做好准备,只能仓促进场。

火讯财经超级节点启动

可以预计,未来对于为币改提供流动性的各种交易场合,国家层面会视情况严重程度出手处置,如果币改真的如火如荼在各地汹涌发展,涉及本地老百姓众多,一旦出现资产处置困难或者“币”的价格断崖式下降,则会影响地方稳定和安全。届时,群体性案件将接踵而至,这不是各方想看到的结果。

而人才泡沫,和区块链泡沫一样,越吹越大。

在此次“观火”的第一个环节,火讯琅琊榜项目经理李文敬男总结了琅琊榜这两期的成绩。

非法经营罪就是红线

某头部科技公司准备搭建区块链团队,负责人程颐的年薪不过60万,他对面试者开出了“100万”的年薪,对方却还在蹙眉,表示要再考虑一下。

图片 6

币圈最大的法律风险,是刑法第225条非法经营罪。

“工作3年,有1年的区块链经验,就敢要价100万。”程颐称,行业已陷入巨大的人才泡沫中。

火讯琅琊榜第一期官方社群成员1.5万人,合作媒体30家,媒体受众100万+。第二期官方及合作社群成员27万人,合作媒体70家,媒体受众500万+。

有一位币圈人士,加了飒姐微信,第一句话就是:我们又不割韭菜,又没有旁氏骗局,为啥也是违法犯罪?!其实,犯罪有很多,大家耳熟能详的有暴力犯罪,如杀人、抢劫等。也有法定犯罪,如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非法经营等。后者,有些并不以伤害具体自然人的财产权为必要条件,而是以国家金融秩序、市场秩序为保护的“法益”。侵犯这些法益,也构成犯罪,非法经营罪就是其中的经典罪名。

某猎头公司负责人胡丽娜称,区块链的技术总监、运营总监、产品总监,年薪已在40万-150万之间。

为扩大火讯琅琊榜在区块链行业的影响力,更好地传递区块链行业的认知、观点、价值、共识等,火讯财经CEO龙典在现场隆重宣布,启动火讯财经超级节点计划:

币改,将资产进行了通证化(tokens),在价格发现上起到了一定作用,但是其行为本身,如果自带流动性,则会影响市场管理。未经批准就可以资产证券化ABS,未经批准就可以发股票、债券,未经许可就可以售卖金融属性的产品,这种行为显然有悖市场秩序的稳定和可持续发展。

“区块链人才普遍月收入在4-6万,高的6-8万。”某巨头公司架构师表示。

图片 7

刑法第225条第四项,对于非法经营行为进行了兜底阐述,“其他严重扰乱市场秩序的非法经营行为”构成犯罪,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单个罪名最高刑期15年)并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或没收财产(含个人合法财产)。

他们的薪资,的确居于金字塔塔尖。

1.以区块链的分布式思维和奖励机制,协同各个区域的媒体资源,共同将“观火”打造成为常态化的区块链布道平台;

写在最后….

区块链的技术人才,已成为市场上最抢手的资源。

2.广泛招募行业精英,形成“观火”区块链线下活动超级节点组;

经历过金融创新的野蛮生长期,我们了解司法实践中的种种处理方式。有些朋友说,币东与P2P投资人不同,有资产归零的心理准备,我想说,在实践里,我们看到币价下跌时,拿着敌敌畏到项目方的人也不少了。

图片 8

3.同时间、多空间举办“观火”。

在一次链圈的活动中,主持人给现场听众三个提问机会,大家最关心的还是:币值管理,啥时候能把币的价格拉上来,搞得几个链圈技术咖非常尴尬。是的,这就是人性,切勿回避贪婪的人性。

BOSS直聘数据显示,2018年第一季度,区块链技术岗位平均招聘薪酬增长31%,打败了其他所有岗位。

图片 9

币改,我们认为有一定积极意义。但切勿走向“融资渠道”的老路,让各方哀叹一句,什么币改就是变相融资。如是,币改就死了。如果能够将资产数字化,找到愿意进行尝试的政策洼地或者监管沙箱,我们还是乐见其成。私募的方式,也许可以被现有法律容忍,但请注意,后续切勿再上交易所折腾。

“但区块链人才池太小,挖人很难。挖一个区块链的人,要付出200%的努力。”胡丽娜说。

龙典表示,力争将“观火”打造成为无地缘限制的,扩散区块链价值、趣闻、思辨的交流平台。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成文法也许是滞后的。但我们必须首先尊重法律,不能无视,甚至亵渎它,否则,后果不堪承受。还请诸位币圈朋友,了解法律常识,缓释风险,平稳着陆。

行业正在上演激烈的抢人大战。

意犹未尽

本文作者:金融律师 肖飒

“BATJ、众安、小米等巨头的区块链人才,是首要挖掘对象。”程颐称,一般这些人手中都有几个offer。

投区块链要赚10個亿?先欠1個亿试试!

为了挖到巨头公司的区块链人才,很多公司都给干股、期权,还有Token。

“币圈一天,人间一年”。币圈从来都不缺惊险、刺激的故事。

而整个区块链人才市场,都处在一种高度流动的状况中。

在“意犹未尽”环节,华迎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無極接受了火讯财经主编赵一丹的专访,分享了一段如“过山车”般的人生经历。

“公司在圈内稍有点名气,就有一堆人来挖角,开出更高的工资。”程颐称,在金钱的诱惑下,员工几乎没有忠诚度可言。

图片 10

“3个月一跳,最开始月薪6000,现在直接是2.5万。”一位区块链记者在毕业后入行,一年多的时间内,工资已翻了4倍多。

無極从2003年开始炒币,高峰期个人交易量占交易所50%;从8000买到1000,10000比特币爆仓,100多万卖掉了内蒙古最大的比特币矿场;一夜赤贫,背负了1个亿的债务,其中有8000万是替朋友背下的;去年他用一辆别克商务车换了8.2万重新操盘,赚回10个亿。

各家区块链公司,也面临人才随时会被挖光的危险。

無極表示,华迎资本未来会极力寻找受过挫折,经历过凤凰涅槃、希望去改变自己人生的人,尽力帮助他们完成人生梦想。

一家媒体公司建立的区块链团队,10个人,半年时间,全部被挖光。

“我在火讯当阁主”

“仅仅靠工资?根本留不住人。”程颐称。

“从低调的油腻大叔,

那靠什么?

成为高谈阔论的币圈阁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