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teTrade挑战中心化交易所,币安等交易所依然具备竞争力

图片 10
财经区块链

图片 1

数字货币交易所的市场格局,再起波澜。

7月9日,中国人民银行召开下一阶段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部署会议的消息,再次将“币圈”推到了风口浪尖。尽管此前ICO(代币融资)行为已被中国人民银行等机构做了定性,但此次被纳为专项整治对象之一,震撼效应不言而喻。

图片 2

去中心化交易所ByteTrade日前宣布正式上线,仅万分之八的手续费,与全新的交易分红模式,成为了数字货币投资者关注的焦点。

会议对前一阶段工作进行了总结,针对“‘虚拟货币’交易平台、ICO平台”的描述是“监管部门果断出手打击新冒头的违规业务”。数据显示,经过整治,已有国内88家“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和85家ICO平台全部实现无风险退出。

作者/Tao jin 设计/大脚 排版/Tom

然而,ByteTrade的亮点不止于此。与传统交易所相比,ByteTrade充满了神秘色彩。在ByteTrade的官网上,这家交易所的投资入口,都十分隐蔽。

另一个重要的政策点来自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潘功胜的表态。他表示,互联网业态“创新”不断涌现,一些风险变异很快,要做到“露头就打”。会议强调,要坚决打赢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的攻坚战,争取1年至2年内完成专项整治,建立互联网金融风险防范的长效机制。

区间集对发行了自身平台币的5家交易所进行评级,主要从团队、技术/安全、生态三大方面采集各细分维度的数据进行对比。以下是总体排名情况:

严格来说,ByteTrade并非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交易所产品,而是一条去中心化交易所公链。它并不直接面向C端用户,而是为B端,即交易所提供技术支持。

显然,围绕“‘虚拟货币’、ICO”的变异也被列入“露头就打”的行列。再经过1年到2年的持续整治,“币圈”是否会面临灭顶之灾?

图片 3

借助ByteTrade的技术,一大批去中心化交易所正在问世。它们共享ByteTrade全网的订单池,所有交易信息都被记录在链上,供用户随时查证。

图片 4

传统交易所积极布局加盟体系,新势力FCoin快速变换玩法降低门槛吸引流量

ByteTrade背后的技术大脑兼创始人彭鹏,毕业于浙江大学计算机系,在百度核心业务部门和创新工场等地有多年工作经验,被同行评价为“极其优秀的工程师”。ByteTrade的投资方是SIG海纳亚洲创投基金。后者以投资了今日头条、喜马拉雅、宝宝树、闪送等知名科技企业闻名。

就此,人民创投(ID:renminct)对一系列相关政策进行了要点梳理,并邀请三位专家对监管政策的出台背景与主要精神进行解读。对于准备进入或是已身处“币圈”的从业者,专业律师从法律责任的角度提出针对性退出方案。

Coinmarketcap的数据显示,目前全球有1639种虚拟货币正在上市交易。“项目少平台多”是数字货币市场的现状。据公开资料显示,6月,全球加密数字货币交易所数量就已超过1000家,其中95%以上的加密数字货币交易所均为中心化交易所,去中心化交易所由于目前技术和使用难度的限制,其发展还在瓶颈,目前在整个市场占比很低。因此本文聚焦在中心化交易所。

目前,ByteTrade的首批合作伙伴,是钱包软件Kcash,CyberMiles和项目方天算。其中,Kcash与ByteTrade合作的交易所KEX,已经在Kcash钱包内上线。

图片 5

从支付功能上看,中心化的交易所可分为法币交易、币币交易、期货交易三种,其中法币交易所又分场内和场外。

在KEX之后,一大批去中心化交易所,也已在ByteTrade的基础上完成了部署。这些由钱包、项目方等流量入口建立的交易所,正带领上千万用户,共同挑战传统中心化交易所的行业地位。

(一)从定性到纳入专项整治,“虚拟货币”交易与ICO命运堪忧

由于涉及到各国家或地区的银监法规,一般法币交易所可以交易的法币种类比较有限,目前全球共有24家数字交易所开通法币交易且有交易额产生,6月29日,币安上线了其首个法币交易所Binance
Uganda(币安乌干达)。而币币交易受到的监管相对较松,主流的数字货币交易所都开通了此项功能。

去中心化的纳斯达克

人民创投整理相关政策文件发现,针对互联网金融以及作为其分支的“虚拟货币”与ICO的监管,正在层层加码。有必要注意的是,随着近几年创投资本强势介入,再加上“虚拟货币”与ICO概念更具“创新”性,造成不少项目与“一夜暴富”“非法集资”“币值操纵”“网络传销”等灰色信息紧密联系在一起,加剧了监管机构的担心。

期货交易风险高,允许杠杆交易,受到各地法规的监管更加严格。其受众面相对较小,因为交易门槛高。目前全球仅9家数字货币交易所开通期货合约业务且有交易额产生。BitMEX是纯期货交易所,也是目前交易量最大的数字货币交易所。

“这是去中心化的纳斯达克。”对ByteTrade,一位币圈投资者这样评价。

政策大背景:互联网金融告别“野蛮生长

5月,
社区化交易平台FCoin以“交易即挖矿”的新模式横空出世,获客量神速,上线短短半个月就达到一个峰点,其24H的交易量不仅超过了火币、OKEx、币安等知名交易所,甚至超过了第二名到第七名的总和。

它能有效解决哪些行业痛点?不妨先来看当前的中心化交易所,存在哪些沉珂。

“虚拟货币”与ICO被重点监管有很深的政策背景。人民创投统计发现,自2014年以来,互联网金融已经连续5年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报告对于互联网金融的描述由开始的“促进发展”“异军突起”变为“规范发展”“高度警惕”“健全监管”。经历完快速成长期,互联网金融已被要求纳入金融监管统筹协调体系。规范发展、健康发展成为行业关键词。

在一波急速上涨之后,FT(FCoin平台币)价格不断下跌,说明新进入者小于离场的人,这个时候稳定币价与获客变得同等重要。随后,Fcoin连续发布了多条公告,包括降低返佣比例来变相减少流通量、设立平准基金、公开上币规则(重点是各个项目方需锁定50万FT一年),一定程度上让FT的价格又开始回升。进一步,Fcoin又陆续放出创新板、FCandy(资产池)、FOne(保荐机构入驻并拥有上币规则制定权)、FT权证产品(减缓矿工砸盘,进一步提升FT币价)等几个大招。

在区块链世界,中心化交易所一直是整个行业中举足轻重的存在。它的出现,降低了投资者的交易门槛,但也让去中心化的区块链江湖,陷入了“中心化”的尴尬。

5年时间,监管机构对互联网金融的观察在2016年有了新角度。2016年4月,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正式开展。整治行动从“打击整顿”和“制度建设”两方面入手,为行业步入健康发展轨道提供指引。原定于2017年6月结束的这次专项整治,目前已两次延期。

Fcoin既让币安、OKEx、火币等这样的大型交易所坐立不安,也让更多的小交易所蠢蠢欲动,众多交易所纷纷效仿“交易挖矿”模式。至此,交易所从概念上出现了分化,被分为“传统”交易所和“创新”交易所。

但中心化交易所在安全性上存在天然缺陷。自比特币诞生至今,整个数字货币市场的多起丑闻,都与中心化交易所直接相关。2014年,Mt.Gox交易所内75万个比特币被盗,投资者损失惨重。直至今日,这些比特币究竟是交易所监守自盗,还是被外部黑客盗走,仍然是谜。

与此同时,随着“虚拟货币”价格的暴涨暴跌,以及部分非法集资活动的猖獗,监管机构与行业组织注意到虚拟货币交易场所和ICO活动平台给社会带来的负面影响。

火币推出火币云业务,即提供数字资产交易所一站式解决方案,支持合作伙伴搭建数字资产交易所。OKEx启动“数字资产交易所开放共赢计划”,即提供全流程解决方案,帮助合作成员搭建数字资产交易所。币安发布“数字资产交易所联盟计划”,输出币安在数字资产交易领域积累的撮合系统、管理系统、冷钱包系统、热钱包系统、资金清算系统、全球多语言的客服支持,以及全球客户身份识别和反洗钱系统的经验支持。

在中心化交易所,投资者们交易的,可能只是交易所服务器上的一串数据。越来越多的数字货币投资者,对去中心化交易所的呼声,越发强烈。

连吃多道红牌:虚拟货币交易与ICO迎清退周期

三大交易所的目的不言而喻,通过输出基础设施来控制加盟进来的交易所,瓜分市场流量,形成自己的护城河。

与此同时,饱受中心化交易所之苦的项目方们,也在寻找自建交易所的可能。

人民创投检索发现,有多个公开文件或政策性新闻直接指向“虚拟货币”交易与ICO行为。系列文件不仅给这两种行为做出了定性,并提示了相关法律风险。

BigOne、Bit-Z、TTEX、Xstar等纷纷开始效仿,推出交易即挖矿的模式,但其中过半已停止了此模式或改为分红规则,总的来说是为了减少分出去的利益。激烈竞争下小交易所的生存明显困难,倒闭大潮已经上演。

因为主流交易所呈现巨头垄断局面,项目方被征收高额上币费、做市费。后者苦不堪言,不得不另寻出路。

2017年8月30号,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发布《关于防范以各类ICO名义吸收投资相关风险的提示》,提醒投资者,国内外部分机构采用各类误导性宣传手段,以ICO名义从事融资活动,相关金融活动未取得任何许可,其中涉嫌诈骗、非法证券、非法集资等行为。

总体而言,传统头部交易所在根据已积累的优势积极布局交易所端的加盟体系,以Fcoin为代表的新势力在降低门槛以吸引项目和用户。

ByteTrade的问世,正逢其时:对C端用户,ByteTrade的全部交易行为都记录在链,可进行公开查证。对有自建交易所需求的B端用户,ByteTrade提供全套解决方案,只需一个Logo,项目方便可搭建属于自己的交易所。

图片 6

交易所自身实力和外部数字货币市场景象将决定其平台币的价格走势,交易即挖矿和分红模式在未来一段时间内会成为交易所常态和标配,但中心化交易所整个行业群体利润会被快速拉低,头部平台竞争在加剧。

而所有基于ByteTrade的交易所,都可共享整个交易池,从而解决小交易所交易深度浅、流动性不足的问题。

2017年9月4日,中国人民银行、中央网信办、工业和信息化部、工商总局、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联合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公告》明确指出,大量涌现的ICO活动涉嫌非法,其严重扰乱了经济金融秩序。《公告》要求各类代币发行融资活动应当立即停止,已完成代币发行融资的组织和个人应当做出清退等安排,合理保护投资者权益,妥善处置风险;任何所谓的代币融资交易平台不得从事法定货币与代币、“虚拟货币”相互之间的兑换业务,不得买卖或作为中央对手方买卖代币或“虚拟货币”,不得为代币或“虚拟货币”提供定价、信息中介等服务;各金融机构和非银行支付机构不得开展与代币发行融资交易相关的业务。

平台币与比特币走势不协同,受安全事件、新规则等影响较大

实际上,因为看到了大趋势,很多中心化交易所,都在自建去中心化交易所。就在上周,火币发布了新产品火币云;而OKEx,也在6月公布了名为“OK伙伴”的交易所开放计划,将交易所开放给合作伙伴。

图片 7

交易所发行平台币作为融资手段和交易所社区生态的通证,在生态中流通的最主要作用是投票上币和分红。根据非小号上以“24h成交额”的排名数据,传统交易所前20名中,有7家已发行了平台币,分别是币安、OKEX、火币、ZB、JEX、DigiFinex、Zaif,都是在平台上线较长时间后发行。Fcoin和其平台币FT是同步推出。

在产品层面,它们的开放交易所产品,与ByteTrade一样,支持Logo、Slogan等内容的个性化定制,并全网共享订单池。

2017年9月13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发布《关于防范比特币等所谓“虚拟货币”风险的提示》。文件指出,比特币等所谓“虚拟货币”日益成为洗钱、贩毒、走私、非法集资等违法犯罪活动的工具,投资者应保持警惕,发现违法犯罪活动线索应立即报案。

图片 8

然而,传统交易所打造的开放交易所产品,与ByteTrade依然存在着本质区别:

2018年1月12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发布《关于防范变相ICO活动的风险提示》,提醒相关责任主体不要从事变相ICO活动。

图片 9

前者的开放交易所计划,其底层架构仍然停留在中心化时代。它们为合作伙伴开放的交易所,依然是自身中心化交易所的延展。

2018年1月26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发布《关于防范境外ICO与“虚拟货币”交易风险的提示》。文件称,境内有部分机构或个人还在组织开展所谓的币币交易和场外交易,并配之以做市商、担保商等服务,实质属于“虚拟货币”交易场所,与现行政策规定明显不符。

图片 10

而ByteTrade采用的,是真正的去中心化交易所机制,交易信息全部上链,从而避免了中心化交易所可能出现的监守自盗、黑客盗币等问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