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对冲基金经理亡命天涯,让小钱飞向新兴市场

图片 1
财经资讯

图片 1

  对王邦祺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在他即将执掌的上投摩根全球新兴市场基金媒体发布会上。那是一次圆桌会议,以他为中心,记者们团团而坐。按常理,他本应坐着与大家交流,但自始至终,他执著地站立着完成了自己的讲演,微笑并认真地回答了记者们的每一个问题。这在记者的采访经历中,绝无仅有。

  见习记者 旷野

国联安基金公司总经理许小松

  不过,这种工作态度对于在中国台湾完成学业,并在中国香港丰厚了投资履历的王邦祺来说,是一种从骨子里散发出的自然。自2007年9月加入上投摩根以来,王邦祺对新兴市场的浓厚兴趣,促使他在短短三年多时间里便游历了不少新兴市场国家,掌握了许多第一手的调研资料。而这些经历,如今看来,似乎恰是为“全球新兴市场基金”的诞生而铺垫,且在中国内地的QDII基金经理中,甚为罕见。他据此提出的“让‘小钱’飞向新兴市场”的观点,更令人耳目一新。

  一位对冲基金经理的真实版“亡命天涯”正在美国上演。

  证券时报记者 张哲

  “新”的足迹

  纽约时间6月9日,曾创设对冲基金Bayou Securities
LLC的萨谬尔·伊斯雷尔三世(Samuel Israel
III)在前往美国联邦监狱开始20年刑期的途中突然消失,至今依然无影无踪。6月19日,美国首席检察官宣布逮捕伊斯雷尔的女友,理由是涉嫌帮助和教唆伊斯雷尔逃跑。

  在重要岗位设置灵魂人物

  谈起这几年对新兴市场的调研经历,王邦祺滔滔不绝。而其中最惊心动魄的一次,莫过于印度之行。

  日前,美国警方更明确表示伊斯雷尔没有死亡,应该在逃亡路上,将全力追捕这名“携带了武器的危险分子”。

  证券时报记者:在国联安两年多,您最大的体会是什么?

  “2008年11月,我去参加JP摩根在印度的研讨会,并借机对印度一些上市公司进行调研。但没有想到的是,在我离开的第三天后,我所住的酒店就发生了那次令全世界都为之震惊的爆炸案,恐怖袭击令多人丧生,至今回想起来还心有余悸。没准住在那里时,我曾和恐怖分子擦肩而过。”王邦祺告诉记者。

  基金造假

  许小松:有不少人问过我这个问题,这里一并回复大家。我是在2008年的秋天,带着愿望来到国联安,来之前我曾有过一幅蓝图:首先是在重要岗位上设置灵魂式的人物,确定投研和市场的左膀右臂;其次是打造一个知无不言、奋发向上的团队。两年多来,我也是如是做。来到国联安的人都是带着自己的梦想,埋下希望的种子,等待春天的发芽,我也一样。

  不过,也正是这次难忘的经历,令王邦祺对印度市场的理解更加深刻。他指出,由于长期存在宗教矛盾,以及与周边国家的政治冲突,使得恐怖袭击在印度成为一种潜在的投资风险,但从此次经历来看,这种风险却是可控的。无论是从印度政府的处置能力,还是民众的心理素质来看,恐怖袭击并不会对投资市场带来过高的风险。事后,王邦祺曾再度关注那家酒店,发现经过整修后的酒店生意依然兴隆,而当地也并未出现外界一度担忧的紧张状况。对于海外投资者来说,这显然是一个好现象。这种经历,再加上自己的实地调研,王邦祺得出了“未来5到10年,全球投资中必须关注印度”的结论。

  伊斯雷尔的对冲基金经理生涯开始于1995年,他与一个朋友在康涅狄格州的斯坦福德市共同发起了Bayou对冲基金。伊斯雷尔在给客户的介绍书中将自己标榜为“一个股市的短线投资者,每个月换手率可高到200%,目标是每个月1%到3%的收益”。

  IPO文化常见于新兴市场

  给王邦祺留下深刻印象的新兴市场,并非印度一国。足迹履“新”之处,他都能敏锐地捕捉到当地市场的特点与潜在的投资价值。以风头正劲的印度尼西亚为例,王邦祺带着实地调研上市公司的目的前去,但让他感触深刻的却并非企业的发展,而是这个国家糟糕的交通状况,这令他对该国的投资前景产生了怀疑。

  然而,这份看上去很美的介绍书,并没有给他的对冲基金带来想象中的美景。

  证券时报记者:不想当将军的战士不是好战士,不想实现规模增长的基金公司总经理也少见。某种程度上,规模就像魔术棒,基金公司一直以来难以走出追求规模的怪圈,对此,您怎么看?

  “如果你到过雅加达,你会惊讶地发现,与这个城市的拥堵状况相比,中国许多大城市的交通可以称之为‘顺畅’了。在雅加达,无论何时何地,你都会遭遇堵车,而且道路状况相当不好。在去公司调研的时候,我们甚至不知道何时才能等到上车的时候,更不知道何时才能到达目的地。”王邦祺说,“这个经历告诉我,尽管印度尼西亚作为新兴市场,股市的表现令人瞩目,但是在基础建设不足的背景下,它的成长前景令人堪忧。坐在车上看着拥堵的道路,我就在想,这样一个市场,我拿什么理由支持自己的投资?缺乏基础建设,仅依靠廉价劳动力来吸引投资的做法是不长久的。”

  1998年,Bayou对冲基金因为大量损失而造假。当时公司的首席财务官虚设了一家会计师事务所来担任基金公司的审计工作,并伪造了对基金公司的相关会计审计文件。

  许小松:自从新基金审批渠道放宽后,基金公司不是正在推出新基金产品,就是准备推出新基金产品,与之相应的结果是,新基金越来越多,规模越发越小。
IPO文化盛行是新兴市场的一个普遍现象,韩国的基金有上万只,在IPO文化的背后是基金公司对规模的渴求。规模是基金公司赖以生存的根本,从这个角度看,基金行业崇尚规模论也是人之常情。但心态和方法很重要,往往欲速则不达,规模如同细沙,你抓得越紧,就抓得越少。从更长的时间来看,我们一定要跳出规模怪圈,IPO文化也终有淡化的一天。

  而当旅途转至土耳其,另一种“奇异”的感受扑面而来,令王邦祺怦然心动。“当我们在抱怨中国的银行服务和收益不成正比时,不妨去土耳其感受一下他们的银行业。”王邦祺笑着对记者说,“我在调研时发现,土耳其的银行收费名目更加繁多,办支票要收费,存款要收费,甚至有时候连排队也要收费。与中国内地的银行相比,土耳其的经营环境显然更上一层楼。”

  与此同时,伊斯雷尔向客户虚报基金的收益,不仅没有适度披露损失,反而向客户声称盈利颇丰。

  基金公司已投身大海

  这种近距离的观察,以及随后调研带来的结果,让王邦祺对土耳其这个中国投资者不熟悉的新兴市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王邦祺告诉记者,在调研中他们发现,来自中东与北非、伊朗、伊拉克以及俄罗斯的订单是土耳其外贸增长最主要的原因,土耳其的制造业在这个区域实力很强大,土耳其的电话公司是目前东欧与俄罗斯最成功的营运商之一,伊斯坦布尔是亚洲到东欧最重要的转运点之一,甚至于土耳其的基建业更是中亚重要的参与者。他认为,土耳其将是未来发展前景最好新兴市场之一。

  正因为客户们被这“一切正常”所蒙蔽,与Bayou对冲基金相安无事长达7年。这套造假游戏直到2005年8月份才被拆穿。当时,Bayou的一家资产管理公司客户申请撤出5300万美元资金,伊斯雷尔却一再拖延,而Bayou对冲基金在2004年底给客户的信息披露书中声称资产规模已超过5亿美元,于是客户们疑窦丛生,这才招来了司法调查。

  证券时报记者:2008年来,基金行业进入了“滞胀”期,规模一直停止不前,对此您怎么看?

  三大机遇

  最终,伊斯雷尔的Bayou公司在2006年5月申请破产。而此案的检察官在起诉书中确认Bayou对冲基金的损失金额为0.4亿美元。

  许小松:于无声处听惊雷,虽然从数字上看基金业规模变化不大,整个行业却已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过去那种粗放式的跑马圈地时代已经结束,开始走向成熟。如果说以前的基金行业监管还带着襁褓的味道,随着基金业的壮大,新基金发行的多个通道都已打开,基金公司已经投身大海,自己去遨游,至于游向何方,采取怎样的姿势游,监管机构基本不会干涉。基金资产管理的土壤已经形成,各个公司在上面种什么庄稼都由自己决定。

  实地调研很辛苦,但王邦祺认为非常值得。“对于中国投资者来说,海外市场投资仍是陌生领域,作为帮助他们配置海外投资的QDII基金经理,我们只有调研后才能知己知彼,才能对他们的投资负责。同样也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在海外新兴市场投资浪潮中抢得先机,谋取收益。”王邦祺说。

  2008年4月,纽约法庭宣判伊斯雷尔20年监禁及罚金0.3亿美元。

  在基金业不断市场化的大趋势下,各个公司之间的竞争会更加激烈,竞争越来越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业绩;二是产品,即产品是否符合市场需求。业绩与规模增长靠前的公司,这两方面都是有亮点的。虽然竞争激烈,但只要好好把握,永远都有机会。

  事实上,对于上投摩根的QDII基金而言,带来一手的新兴市场调研资料者并非王邦祺一人,还有摩根在欧洲的整个新兴市场团队,他们和王邦祺在调研中互相支持,深度合作。在这种背景下,上投摩根基金的调研对象已经囊括了几乎所有的新兴市场:印度、澳洲、南非、俄罗斯、韩国、埃及、巴西、印度尼西亚、土耳其……而归纳总结这些来自一线的调研信息,王邦祺发现,对于中国投资者来说,配置新兴市场目前正面临着三个重要的机遇。

  如今,伊斯雷尔又制造了一次造假风云,当然这次与投资无关。6月9日深夜12点半,他在哈得逊河大桥留下了他的车,汽车发动机盖上的灰尘上潦草地写着——“自杀是毫无痛苦的”,自此再也没有他的任何行踪。

  精耕细作 寻找同盟军

  “第一个机遇是,中国投资者可以配置在中国买不到的资源股,尤其是中国所稀缺且必须大量进口的原材料,如巴西和澳洲的铁矿石等。第二个机遇是,在中国人口红利未来逐步减弱的背景下,新兴市场的人口红利却方兴未艾,投资潜力巨大。非洲、印度等新兴市场的人口平均年龄要大大低于欧美发达国家,甚至包括中国,而这也意味着随着经济的发展,新兴市场潜在的消费需求非常庞大,这对中国投资者来说,是一次投资人口红利的新机会。第三个机遇,则来自于新兴市场基础低带来的快速发展前景。我们调研发现,在新兴市场经济快速发展的背景下,其企业的成长性和获利能力要高于中国的许多企业,而且其中出现了不少对世界的重要性几乎无可替代的行业和企业,如印度市场的IT软件服务业等。这显然是中国投资者全球配置的好对象。”王邦祺告诉记者。

  但是,哈得逊河大桥上的数个摄像探头却没有捕捉到任何人从桥上跳河的画面,因此,警方推测伊斯雷尔并没有真正自杀,而是借机欺骗大众逃跑达到逍遥法外的目的。

  证券时报记者:国联安的特色经营体现在什么方面?

  有鉴于此,王邦祺建议中国投资者在不熟悉海外投资的情况下,可以拿出一小部分钱适度配置新兴市场,在抵御单一市场投资风险的同时,还可以分享新兴市场的高增长成果。“比如在1996年初,同时投资俄罗斯、巴西、墨西哥和中国当地股指100元(以当地货币计价),至2010年11月30日,这100元将分别增值成1829元、1446元、1228元和520元。而若投资成熟市场的美国和日本,100元则仅能变成191元和49元。”王邦祺说。

  由于身体健康的问题,从法庭宣判到6月9日正式通知入狱,伊斯雷尔都享有自由行动的权利。于是,其亲朋好友也对伊斯雷尔是否已经逃跑有所质疑:如果要逃跑,为何不在之前就开始行动?

  许小松:精耕细作、寻找同盟军则是国联安逐步摸索出来的策略。国联安将“特色化”经营渗透到了公司运营的方方面面,将产品创新和渠道创新结合,比如我们看到中信银行理财产品比较多,而银行理财产品在收益率、方便性、流动性、透明性上,比基金的固定收益类产品要差很多,而基金的固定收益类产品可以承受一定的封闭期,于是我们和中信银行合作推出了信心增益基金。

  十大预言

  监管缺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